Jan 23 2004

风雨沧桑万竹园

本报记者 秦娟
来源:大众网-生活日报 2003-07-11

万竹园之名始于元朝,最初因其内部有着大片竹林而赚得美誉,明末曾为当朝宰相殷士儋的归隐清修地,清初归济南诗人王苹所有,到了民国初年被北洋军阀张怀芝圈购建成私人院落,“文革”时期又因其“特别出身”而遭受“非人迫害”……
  风雨沧桑数百年间,万竹园屡屡沦为废墟,频频更为菜畦田地,但如今却仍难掩昔日别样风貌。纵然岁月流转不断,深居闹市一隅的万竹园却是益显古朴静谧……

  通乐园里藏隐士
  王氏南园有贤人

  步出沧园,跨过枫溪岛小桥,绕过漱玉泉,循着林阴曲径西行不远,便会来到一环境清幽、景色宜人之处,这里就是素有北方典型庭院美誉的万竹园。
  明末贤人殷士儋是万竹园的第一位主人。
  “在殷士儋之前,万竹园这里除了大片竹林外一无是处,根本就没有什么建筑,只是一个普通的竹园子。”山东文史专家徐北文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道。
  殷士儋是明世宗嘉靖二十六年间的进士,曾累官至武英殿大学士,进太子太保。因为他洁身自爱,敢于直言,屡次上书皇帝建议“布德缓刑,纳谏节用”,而遭受许多腐败官僚的排挤。明隆庆四年时,殷士儋看透腐败官场,心灰意冷之余,遂告老还乡归隐济南,深居万竹园内。殷士儋入住万竹园后,就在园中筑亭疏泉,广植花木,将该地建成了别具一格的一处花园式住宅,后来他又把元代文学家张养浩生前所喜爱的太湖石“十友”之一的“龙”石从张氏云庄别墅中搜集到园中,并修建起“川上精舍”,时常与济南城的文人墨客谈经论道,以经史自娱。为此,殷士儋后来就把万竹园更名为通乐园,即与大家同乐。
  “其实,通乐园属于语意双关词,除却与众人同乐的意思外,还有‘通泺’之意,因为当时万竹园中的水道与趵突泉相连,而泺即指趵突泉。”徐北文先生谈道。
  殷士儋去世后,通乐园随之冷落下来,逐渐变成了“小市民纠集的暗娼所在”。但一百多年之后,清代历城诗人王苹又做了园子的主人。
  王苹是康熙年间的进士,因看不惯当时的文风,遂以养母为由,辞官回济。住进通乐园后,他看到竹子虽然没了,但望水泉和“龙”石依然存在,所以仍然很高兴。因为望水泉在济南七十二名泉中序列第二十四,王苹遂称自己在泉上新建的书斋为“二十四泉草堂”,同时在草堂前后辟地种菜,开凿池塘,并导泉为溪,萦回园内,使园内又成为读书吟诗的胜地,时人称之为王氏南园。
  王苹故去之后,园子不幸被富豪占有,随即辟园种田,致使名泉枯竭,“龙”石也被移走。后来通乐园又为几家豪绅瓜分,有的部分建为宅院,有的建为铺房,形成市井,后来又成为一片菜畦,无复殷、王二人园中的旧时风光。王氏南园与二十四泉草堂也和通乐园一样,只剩下荒凉遗址供人凭吊。

  “张扒皮”圈地建公馆
  万竹园又现旧时园林之盛

  如今漫步万竹园中,除去翠竹与清泉之外,那处集南方庭院与北京四合院风格于一体的古建筑庭院却不得不提。“说起来这一切还得归功于北洋军阀张怀芝呢。”趵突泉公园管理处副主任魏强笑称。
  原来继王苹之后200余年,北洋军阀张怀芝征购此地修建“公馆”,万竹园才得以恢复旧时的园林之盛,形成今天的建筑格局。
  张怀芝是山东东阿人,毕业于北洋天津武备学堂。他身体魁梧,仪表不凡,但性格鲁莽,说话粗野,因此有“张三毛”、“张扒皮”之称。张怀芝从武备学堂毕业后,奉袁世凯之命来济南筹建新军。在济南期间,张怀芝为了讨好袁世凯,用公款把万竹园收购了下来,准备为袁世凯修建“生”祠。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园子还没开始修呢,就有消息传来说袁世凯已经吞金自杀了,于是张怀芝转变计划改修“生”祠为建个人住宅。
  “公馆刚刚落成时院内前后共有大小院落13个,房屋180余间。像这样的建筑,是济南多少年来绝无仅有的一处兼有园林之雅的深宅大院,1993年就被收入了《中国传统民居图集》。”济南市趵突泉公园管理处万竹园办公室主任高瑞霞对记者说道。
  据说,张怀芝修建公馆时主要是受到了明清以来北方宅院布局的影响,建筑以砖石结构的住宅为主,兼带花园,绝大部分土地用在修建楼、堂、厅、榭和与厅、堂相配的厢房、游廊等方面。行走在各大院落之间时就会发现,各个大院落还各附有前后几进的小院落。所有院落彼此相通,各院可层层套进,连为一体。除此之外,建筑上的木雕、石雕、砖雕也堪称万竹园三绝,院内门楣、梁柱和石礅、桥头、栏杆以及一些砖面上,有各式各样的雕刻,包括飞禽走兽、花木虫鱼、流云飞霞和传说人物等。
  张怀芝在修建公馆时,特意将附近的望水泉、东高泉等四五处名泉圈入了院内,并用四方水池围起。对此许多人文专家并不认可,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破坏了泉水的自然景观,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:此处院落至少体现了当时济南四合院的旧式风貌,展示了民国初年济南典型的官僚住宅模型。

  风雨沧桑数十载
  如今竹园几经“整容”

  与众多的旧时建筑一样,张家大院同样没能逃脱历史磨难。
  1929年,“济南惨案”后日本侵略者撤出济南后,国民党政府从泰安迁回济南,国民党济南市党部就设在这里。抗战期间济南沦陷,这里又成为敌伪统治下的“华北棉产改进会山东分会”。其间张家大院的大门常闭不开,门口也无任何标示,院落景观日渐呈现衰落之象。1951年,张氏后人将所有前后院落全部卖给国家,据说当时东西院外面临街甬道已没有门楼;原二门前的石狮、石桥和河水也都不存在了;路北的东院大门早已堵起,改走西院大门了。
  “该院建成后的半个世纪里一直都被世人忽略,很多地方年久失修,特别是花园,在十年动乱中受到严重破坏,园内厅房、花木等均已被毁。”谈起当年万竹园的衰败,市民王老先生惋惜不已。
  1980年,济南市人民政府将该园划归市园林局管理,经过几次全面修整,原来油漆彩画的门窗梁柱全部按原样修缮一新。同时结合绿化,在园中种了不少苍松、翠柏等,恢复了原来的藤萝、葡萄、杏、石榴等观赏植物,建成了石榴院、杏花院、海棠院、木瓜院等。1986年时万竹园划归济南市趵突泉公园管理,1999年二园之间的围墙被彻底拆除,趵突泉公园与万竹园合为一体,万竹园变成园中园。 
  “去年的6月份,我们专门修复了万竹园海棠院。整修后的海棠院‘修旧如旧’,新的布局以展出明清桌、椅、床等各种古家具为主,这些极具观赏和文物价值的家具、名人字画展现了海棠院独特的建筑风格。”高瑞霞说。据了解,海棠院位于万竹园中心位置,因为院内有4棵粗大的海棠树而称之海棠院。这里原本是主人处理日常政务、接待至亲、宴请宾客的场所,是万竹园的主要客舍。
  2002年国庆节期间,在万竹园还落成了“仇志海黑陶艺术馆”,陈列着他不同时期、不同风格的作品108件,图片30余幅,吸引了大批游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