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 8 2007

老照片:又有一个发现—-“小盘谷”

杨浪
2007年06月08日

我们确知这个地点在扬州,而且这里是“私人宅院”。这个地方解放后被辟为公园,但是暂时没有记载说明在上世纪初的两江总督周馥之后归何人所有。

“刘钢卷子”中有一张显影过度的片子清晰地表明拍摄地点是“小盘谷”。

查“百度”得知小盘谷位于扬州市丁家湾大树巷内。始建于清乾隆嘉庆年间,为光绪三十年(公元1904年)两江总督周馥的私人宅院。因为园内假山峰危路险,苍岩探水,溪谷幽深,石径盘旋,故名小盘谷。

小盘谷在扬州园林中有独到之处,与个园、何园相比,小盘谷占地很小,建筑物和山石也不多,但妙在集中紧凑,以少胜多,即小见大。水池、山石和楼阁之间,或幽深,或开朗,或高峻,或低平,对比鲜明,节奏多变,在有限的空间里,因地制宜,随形造景,产生深山大泽的气势,咫尺天涯,耐人寻味,这是其他园子所不能相比的。

小盘谷总体分为三部分,西部为平房住宅区,中部为一大厅,大厅右为一火巷,巷东即花园。花园分东西两部分,进园门,即为西园。园中有湖山颓石,旧名为“九狮图山”,因其山石外形如群狮探鱼而得名。山下有洞,洞出西口,有池水一泓,池上架石梁三折。池西一水阁凉厅,三面临水,山洞北口,临水设“踏步”,石上嵌“水流云在”。东西花园以走廊和花墙分隔,墙南一桃门,上题“丛翠”,进桃门为东园,园南有凉厅三间。整个园林是以小见大之手法中最杰出者。

于是我们确知这个地点在扬州,而且这里是“私人宅院”。这个地方解放后被辟为公园,但是暂时没有记载说明在上世纪初的两江总督周馥之后归何人所有。

请注意“刘钢卷子”里的以下几张:

这显然是和前一张在同一时间、同一环境内拍摄的。老太太带着孩子—-这不太象是来此游玩;而且此地和苏州狮子林(见http://chenyan.blshe.com/post/325/60791)一样在解放前并非公共游览地。

这一张:

怀疑图右的孩子与上一张内的孩子是同一人。

如果属实,那么民初住在扬州“小盘谷”里的人是谁呢?

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2007/06/13, 00:22
浪总:
我在网上查到一条有用的文字,有关小盘谷的。文章作者的童年生活在小盘谷,他
(她)在那一直住到扬州解放,房东是一位周女士,据说是周馥的重孙女。如果是这样,小盘谷自周馥购下直到解放一直是周家所有。这个周家就是在中国政坛、商界、学界产生巨大影响的那个家族,二代出过周学海、周学熙,三代出过周叔弢、周叔迦,四代出过周一良、周绍良、周煦良等等。

小盘谷漫忆
http://service.gmw.cn/listMessage.jsp?forumID=1&threadID=29791

我与故乡的几处著名的园林都有一些缘份。拆迁之前的家就住在何园斜对过;上中学时,在个园里上过补习班;而小盘谷则是我童年居住过的地方。

小盘谷原是清光绪年间两江总督周馥的宅邸。正宅的东面是花园,西面是偏宅,由一条长长的火巷隔开。房舍结构极为严谨,是典型晚清风格的园林住宅。受“西风东渐”影响,偏宅里有些房间,装修成有落地百页窗的中西合璧样式;而花园“布局紧凑,精美自然”是运用“以小见大”、“以少胜多”中式造园手法的代表作。

在儿时的记忆里,那是一所很大的宅第,里头住着十几户人家,但是互相来往不多。仅有的几个小朋友到一起,总是不约而同地朝东花园里跑,幽静的花园里便响起银铃般的笑声。园子里有葱茏的草木,层叠的假山,逶迤的池塘,曲折的小桥,别致的亭阁,不管从那个角度看,都是一幅赏心悦目的图画。当时还不懂得欣赏什么美景,只知道花园里有无穷的乐趣,尤其在山洞里捉迷藏,玩得真是开心。自己一个人是不敢去钻假山的,因为祖母说洞里有大仙老太爷。每逢初一、十五她还去供奉鸡蛋。后来晓得那所谓的大仙不过是黄鼠狼,可是老人家不许我乱说,更不许我追打。园子里的黄鼠狼们,恐怕着实享用过几年我祖母和其他老太太的飨礼。如果去掉迷信的成份,排除对黄鼬的偏见,从爱护小动物的意义上说,那倒是一项善举。等到我能阅读《聊斋志异》时,尽管每每会看得害怕起来,却希望花园里能出现神秘的狐仙。希冀深深的宅院里,兴许会演绎出哀婉动人的故事。

小盘谷里的住户,全都是房客。房东是一位气度雍容的周女士,五十上下年纪,淡淡地描着眉,说话很文雅。房东不在这座宅子里住,她一来自然是为收房租。据说她就是周馥的重孙女。当我对这所大宅子发生兴趣时,通过家人从她那儿曾借来了四本木版线装书,书中记述了光绪年间,慈禧太后为两江总督周馥六秩诞辰祝寿的资料。宅第为慈禧所赐,书中对皇家赏赐均有图录,如慈禧手书“寿”字,亲绘梅花,光绪手书“福”字,及补服、朝珠、玉如意等重要礼品。正宅大厅里金漆雕匾上巨大的“寿”字曾给我留下一定的印象。在那本书中还收录了许多官员的贺信和礼单,其中一封,具名是“愚侄袁世凯顿首拜”,可见周馥当时也是朝廷炙手可热的人物。
不知道辛亥革命时,对清朝大员的家产是如何处置的,但这座宅子的所有权仍在周氏族人手里,似乎也可证明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彻底性。或许正由于此,这座名园才能近乎完好地保存到解放以后。
扬州解放不久,准备渡江南下的大军正在聚集。小盘谷里住满了部队,我家的堂屋里也住了一个班。他们借门板打地铺,总把天井打扫得干干净净,水缸挑得溜满,一直到出发,真个是秋毫无犯。有位班长常给我讲战斗故事,还送给我一张老区用的纸币。他们为了适应渡江作战,天天练浪木,把吃的东西全都呕吐掉了,但是士气很高昂。那位班长走后我很想念他,想象他打仗一定非常勇敢。他是我心目中解放军高大形象的代表,不知道他是否还健在,抑或早已血洒疆场。若干年后,我在军垦农场与转业官兵一起修理地球,自卫反击作战时作为武装民兵,与部队一起训练、巡逻,总有那位班长的影子在激励着我。
五十年代中期,这所巨宅被部队征用,所有的房客都搬了出去。从此就很少有机会进园子了,支边离开扬州,一别就是三十多年。几年前调了回来,曾进去拜访一位领导,才有幸重睹小盘谷昔日风采。遗憾的是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住宅部分因乱建乱隔,早已面目全非;花园里由于年久失修,也荒芜不堪。作为旅游资源,宅院因归属问题还在扯皮,至今未得开发。这座典雅的园林住宅终于衰颓了,它的兴衰史或许能发掘出一部清末迄今的长篇小说素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