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d hundun 冷馄饨

说起上海阿姨,马上想起了苍浪亭面馆的阿姨们,照片是去年Iren回国时,在我遥控下找到这家唯一直营的苍浪亭面馆时拍的,记忆中最早去那里是7,8岁时暑假,午觉后和两个吃货表姐去那里吃绿豆刨冰…多年后从北京返回上海工作,离办公室一个街区我看到了它…久违的童年记忆:虾仁面,焖肉面,爆鱼面,冷馄炖,上海阿姨们依然那么亲切,熟络了每次总会和厨房爷叔招呼: 伊面要软一点哦。
慢慢香港广场的一些外籍同事中午都跟去了,当时这家店还没有空调,木头八仙桌,木头方橙,对面会是个时髦的office lady 抑或帅哥……多少个闷热的中午,我们快乐地享受着冷馄炖,(馄炖是大馅,冷却后加芝麻酱辣火再有浇头,通常是茭白黑木耳肉丝),这些勤劳的上海阿姨们挥汗如雨地端菜,收牌子,擦桌子,记忆力超级好,你给她绿排子,她会准确地给端上鳝丝面,外国人会和阿姨比划自己裤带紧了…

image image


Leave a Reply